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下载 » 文化、教育、历史 »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吴德利论小说《那儿》与当代中国文学的叙事立场
 

文档类型:Word文档

文件大小:0.04M

下载次数:0

更新日期:2013-06-28 13:10

浏览次数:356

下载

 
详细介绍
 

一、“情感伤害”与“社会伤害”

在我们这个政治头脑发达、经济智商低下的国度里,《那儿》的影响比“郎咸平风波”来得强烈和震撼,这或许是因为小说不只传递了一个经济学上的MBO(管理层收购)问题,而且更多地包容了社会的、政治的和情感的信息。诸如下岗工人的苦难、国有资产的流失等社会正义与公平问题,就引起了读者们对于社会学和经济学方面的关注,以及新左派批评者们的广泛认同;文学写作直面当下现实的苦难,让人们产生有重回八十年代文学“轰动效应”之感、称作品是“工人阶级的伤痕文学”、是对“左翼文学传统的复苏”等等。

当然,撇开所有的符号化阐释,读者最主要的感动应该是来自作品里面巨大的情感效应,来自于一个关于“情感伤害”的三角故事关系。小说“开头很简单”,一个下岗女工白天去卖珍珠奶茶,夜晚就改装成“霓虹灯下的哨兵”;一天半夜回家,在拐弯处被一条狗惊吓得瘫痪在地,引来了一些人的同情。就这么一桩小事是怎么牵扯出了一个关于“情感伤害”的三角关系,以至于撞击了我们的感动之门呢?

显然,感动不是来自于下岗女工的苦难,这我们这个社会,社会结构转型早把工人阶级“转”到了社会边缘,现在是所谓“中产阶级”的天下,所以工人阶级成了“霓虹灯下的哨兵”也就不足为奇了。感动源自于小说引出的其他两个角色:小狗罗蒂和“我”的小舅朱卫国。小舅是杜月梅原来车间里的师傅,甚至可以说是早先的情人,而小狗正是小舅家里的。由于发生了开头这件事,小舅为了平息心里面的一些愧疚,揣了点钱去看杜月梅时,不想被她破口大骂一顿,更让小舅伤心的是,杜月梅竟然误解了他的情意,把他给的钱阄成一团又扔了出来,并恶意地对他“说我就是跟狗睡我也不能叫你污辱我!……
 
 


您还没登录,登录后查看详情

免费注册会员以后,您可以享受以下权利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类浏览
 
 
 
 
 
 
 

本站产品最终解释权归QIKANN.COM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