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政治法律 » 正文
巴特拉伊谈尼泊尔制宪进程:革命授权重于选举授权
发布日期:2018-01-30  来源:当代亚太   浏览次数:23
核心提示:欢迎投稿《当代亚太》
尼泊尔和平与制宪进程开始以来,巴布拉姆·巴特拉伊(Baburam Bhattarai)就一直处于其核心。最近,他又担任非常重要的制宪会议“宪法政治对话与共识委员会” (Constitutional Political Dialogue and Consensus Committee, CPDCC) 主席。在接受尼泊尔英文报纸《共和国报》(republica)记者比斯瓦斯·巴拉尔( Biswas Baral)和阿肖克·达哈尔(Ashok Dahal)专访时,这位资深毛派领导人就制宪、反对派联盟计划好的抗议活动和尼泊尔新旧政治势力之间的意识形态分歧等,谈了自己的见解(黑体字部分为记者的问题)。
     毛派领导的反对党派联盟宣布要进行一系列抗议活动。你们究竟计划了什么活动?
     首先,你们必须明白我们是被迫举行抗议活动。近来,保守势力逐步开始显示其权威,使进步性变革发生逆转。他们想要推回毛派革命和变革的议程,这体现在制宪过程中。2006年变革以来,进步的和革命的力量日渐虚弱,而保守的和维护现状的势力却变得更为强大。我们担心新宪法会成为仅仅是1990年宪法的升级版。这是我们重新诉诸人民的原因。在咨询公众意见后,我们会就未来进程做出决定。一开始,我们会计划一些“软”活动。如果不奏效,为了捍卫进步性变革,我们做好了采取任何措施的准备。
     目前有没有可能与执政联盟对话?
实际上在战争期间[ 指毛派发动的1996年至2006年长达十年的人民战争。]我们就想与各政党对话。我们不断地设法举行谈判,是他们在躲避我们。即使现在,我们也随时准备对话。但是现实情况是,执政党派企图将其决定强加在我们身上,而他们的这些决定违背了最近达成的所有政治协议。他们已经启动投票程序,好像这不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制宪会议,而是一个可以单纯以票数多寡为基础来解决问题的定期议会。 
      因此,如果执政联盟不收回其启动投票进程的决定,是否就没有对话的余地了?
      即便是发起投票程序也是可以达成谅解的。我们本来会同意在遵守全面和平协议(Comprehensive Peace Agreement)、临时宪法(Interim Constitution)和过去达成协议基础上启动的法定程序。但是执政联盟似乎想碾碎我们,我们担心这会使把国家带上对抗的道路。特别是城市中产阶级一直在争辩说,既然大会党和联合马列拥有近三分之二多数,他们就可以按照自己的选择来制定宪法。表面上看这种说法有一些道理,但是这过分简单化了。选举产生的制宪会议旨在为尼泊尔社会带来系统性变革。但是执政联盟一直在要求我们加入他们的体系和他们的大多数,与潘查亚特[ 潘查亚特(Panchayat):尼泊尔国王统治时期的政治制度,也译为“全国评议会”。 Panch的意思是“五”, ayat是“会议”, Panchayat字面意思是“五人长老会”。
]统治者过去所作所为别无二致。
但是,如果达不成共识就不能制定宪法,那你们为什么同意临时宪法里三分之二多数的条款?
  研究一下世界历史就会发现,制宪会议从来就是革命的产物,正是革命为制宪会议设定了议程。制宪会议本身并无自己的议程。我们尼泊尔的情况,联邦主义、共和主义、世俗主义和包容性,这些都是革命的核心议程。制宪会议只能捍卫这些议程。1950年以来尼泊尔的悲剧就在于统治阶级只是口头表示要有进步性变革,但是制定宪法的时候,他们就故意省略进步性变革。这种情况1950年和1990年变革之后发生过,2006年之后这种情况一直在发生。
    各政党以其新宪法版本诉诸人民。大会党和联合马列在制宪会议选举获得近三分之二多数,难道这还不能被视作对他们的议程的认可?
情况并非如此。目前正在发生的是革命授权和选举授权的冲突。革命授权支持进步性变革。大会党和联合马列试图利用以其在第二次制宪会议获得的选举多数,以选举授权来推翻革命授权。
首先,我们建立在金钱和力量基础上的选举制度本身就是有缺陷的。2008年选举期间,被压迫阶级和沉默的社群处于优势地位,因此能够得以显示他们的力量。但是五年下来,他们的声音渐渐变弱,而传统的统治阶级又开始显示其威力。统治阶级又一次能够利用其金钱和力量获得对自己有利的授权。我们不是说选举授权没有意义,我们认为革命授权大于选举授权。
其次,你们告诉我,目前声称占有三分之二授权的大会党和联合马列,他们是以联合宣言为基础开展制宪会议选举活动的吗?或者他们有没有在选举前结成联盟?如果是这样,他们应该这样向人民说,瞧,尼泊尔大会党和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主张这些议程,反对毛派和马德西各党所代表的其他议程。但实际上,他们是作为竞争者开展选举的,他们现在以其所谓的选举授权为基础来背叛人民。联合马列的选举宣言主张是直接选举总理、混合身份认同(‘combined identity’)联邦模式和按比例选举制。关于联邦组成,其宣言规定将设立林布旺[ 林布旺(Limbuwan):喜马拉雅山区一个地区,历史上由十个林布王国组成,现全部属于尼泊尔。林布旺意思是“林布人的住所”或者“林布人的土地”。今林布旺包括塔普勒琼(Taplejung)、潘切塔 (Panchthar)、伊拉姆(Ilam)、贾帕(Jhapa)、 德拉通(Terhathum)、 桑库瓦萨巴(Sankhuwasabha)、丹库塔(Dhankuta)、孙萨里(Sunsari )、莫让(Morang)等县。]-梅吉省(Limbuwan-Mechi),塔姆旺[ 塔姆旺(Tamuwan)包括卡斯基(Kaski)、塔纳胡(Tanahu)、鲜迦(Syangja)、蓝琼 (Lamjung)、廓尔喀(Gorkha)、帕巴特 (Parbat)、玛囊( Manang)、木斯塘(Mustang)等县。]-甘达吉(Tamuwan-Gandaki)省和尼瓦-巴格马蒂省(Newa-Bagmati)。可是现在该党却背弃直接选举总理,关于国家重建,声称不想听什么族群认同(ethnic identity);而且还想恢复简单多数票当选的选举制度。该党得到背弃自己承诺的授权了吗?
反对派领导人之一,比贾亚·库马尔·加查达尔[ 贾亚·库马尔·加查达尔(Bijaya Kumar Gachhadar),尼泊尔马德西人民权利论坛(民主派)(the Madhesi Janadhikar Forum, Democratic)主席,曾担任巴特拉伊内阁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说,已经就四个有争议的宪法问题中的三个问题达成协议,而把第四个问题联邦组成留待未来解决,但是毛派放弃了。
没有这样的协议。加查达尔的确提出过替代方案,但是我们后来发现,他只是转达了尼泊尔大会党的建议,而不是提出他自己的建议。通过解决关于联邦制的主要问题,进而颁布宪法是毫无疑问的。
     目前执政党派和反对党派的主要争论焦点是什么?
     大会党和联合马列的民主理念与毛派和其他新力量的民主理念有着天渊之别。执政党派从根本上支持自由主义的民主(liberal democracy),强调多数决定原则、定期选举和多党竞争。我们对此并不反对。但是我们认为这还不够。我们一向主张,在一个被种姓、阶级、性别和社群界线深度割裂的社会,我们所需要的是包容性民主(inclusive democracy)。这就有必要在联邦重组过程中确保受压迫和被边缘化民族的权利。其次,还有必要在选举制度中确保工人阶级和农民、妇女、达利特人[ 达利特人(dalits), 印度、尼泊尔等国的种族,即“不可接触”的贱民。]和贾那贾提人[ 贾那贾提人(janajatis),尼泊尔语意为土著民族。]等在议会中按比例拥有自己的代表。这是包容性民主的两大特征。因此,主要的斗争就在于自由主义的民主和包容性民主之间。
     这些意识形态分歧是如何转化成为制定新宪法的争论的?
     其一,我们一直坚持首先要有真正的联邦制。真正的联邦制意味着被压迫民族必将拥有属于自己的邦,在这些邦内他们的权利和民族特性得以保障,这是全世界关于联邦制的定义;另一标准是,保证其语言、文化、地理和历史的特性。但是现在大会党和联合马列甚至都不想听这一点。再者,制定宪法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按比例代表制。如果我们按照执政党派的希望背弃这一点,那么就是对包容性议程的毁灭。我们在这两个问题上无法妥协。
 
 
2018-01-30
浏览次数:20
2018-01-26
浏览次数:26

反垄断法下价格歧视之竞争损害分析

欢迎投稿《环球法律评论》

2018-01-26
浏览次数:24

论环境风险社会放大的制度根源与法律应对

欢迎投稿《大连理工大学学报》

2018-01-23
浏览次数:22

危险犯的概念

欢迎投稿《比较法研究》

2018-01-20
浏览次数:30

全面小康,路在基层

欢迎投稿《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2018-01-20
浏览次数:16
2018-01-17
浏览次数:16
2018-01-14
浏览次数:43
2018-01-08
浏览次数:23

我国国际旅游人身损害赔偿法律适用之完善

欢迎投稿《湖北行政学院学报》

2018-01-08
浏览次数:16

论我国矿产资源补偿费功能的完善

欢迎投稿《法学论坛》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荐论文导航
 
 
 
 

本站产品最终解释权归QIKANN.COM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