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教育 » 正文
日韩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模式及其启示
发布日期:2018-01-25  来源: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浏览次数:28
核心提示:欢迎投稿《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一文中曾说过:少年强则国强。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足球领域,纵观整个世界,所有的足球强国都有自己一套比较完善的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模式,来源源不断的为国家队输送人才。我国在足球领域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但目前我国足球水平差强人意,与体育大国的身份不符。日本、韩国与我国都处于东亚,无论是历史传统还是文化发展,以及人种、身体素质都有很多共同之处,而且这两国的足球水平要高于我们。为此,本文通过文献资料法、逻辑分析法对日韩两国的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体系进行研究,从中总结和找寻日韩两国在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中的经验,为培养我国青少年足球运动员,提高我国整体足球水平提供意见和建议。
1.日韩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模式
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模式是指在一定的理论和思想的指导下,按照特定的培养目标和人才规格,以相对稳定的内容和体系,管理制度和评估方式,实施青少年足球人才培养的过程总和。所有的足球强国,都很重视本国的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培养,而且有独具匠心的培养模式。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赛场上,德国队大量选用了格策,穆勒,克洛斯等一批年轻球员,最终获得了世界杯冠军。
1.1日韩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方针与目标
日本足球在20世界90年代以前,在世界足坛属于不入流的水平,在亚洲也不属于强队。在1988年奥运会预选赛,中国队完成了挤掉日本队而冲出亚洲的壮举。为了提高本国的足球发展水平,日本队提出了加强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的方针。在这种方针的指导下,日本足协结合世界足球的发展趋势以及本国青少年足球运动员身体素质的特点,制定了符合本国青少年足球运动员人才培养目标,坚持和倡导日本足球“三位一体”(即各类国家队、青少年培育、指导者培养)强化体系和“以世界一流水平为标准”强化政策的构想,重视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培养、抓好梯队建设和注重个性化的培养,培育出一批具有潜力的堪称“黄金一代”的高水平年轻选手来回报国家。1日本足球协会前会长长沼健针对日本足球面向新世纪指出:“日本足球的目标是保持亚洲第一地位,追赶世界最高水平。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全力的、持之以恒的培养青少年足球运动员。2按照足球训练的理论,在相应的方针的引领下,日本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培养蓬勃发展。日本足球协会在2006年初制定了新的“发展计划”。计划中提出,到了2015年,在日本足协正式注册登记的足球人口要超过500万人;到2050年,要使正式注册登记的足球人口超过1000万、独立举办一次世界杯足球赛,并争取进入冠亚军决赛。
韩国在东亚是足球开展最早的国家。为了促进本国足球的发展,提高本国足球的整体水平,早在1933年,韩国政府就成立韩国足球协会(KFA),韩国男子足球队在第一届和第二届亚洲杯赛场上荣获冠军,也是亚洲参加世界杯最多的国家,并且韩国职业联赛的开展比中国、日本要早十多年。在这样的背景下,足球成为韩国最受大众喜爱和参与度最高的运动。韩国足协也提出:通过以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举办为契机,与世界杯相关的设施赛后应以青少年活动为主运动,体育活动变成了青少年闲暇时间的重心,培养出胜任21世界信息化社会的新知识青年,活用世界杯基础设施,传播青少年体育文化意识,树立青少年健全的生活态度。3在这样培养方针的指导下,韩国也提出了本国足球的培养目标,在培养足球运动员的过程中,不仅要提高韩国足球运动员的文化素质,提高他们对足球的认识、理解与创造能力,也培育了团结协作、永不放弃的团队精神。因此,韩国很注重培养有“高文化素质”的“全能型”足球人才。
1.2日韩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体系
日本足协推行的是“三位一体”的强化政策,即日本足球协会以“世界足球强国”的水平作为目标,同时重视国家队、青少年培育、指导者培养三项事业,使三者之间保持密切关系,并注入新的足球理念,来提高日本足球水平为一体的强化政策。1在这一政策的指导下,日本制定了适合于本国足球发展的青少年运动员培养体系,该体系包括:足球俱乐部训练中心培养系统、校园足球培养系统、职业足球俱乐部培养系统。(图1)




































图1 日本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系统







在这三个培养系统中,足球俱乐部训练中心培养系统是日本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体系中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培养系统。是在1980年在“足球俱乐部训练中心制度”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至今已有30多年的历史。日本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培养主要依靠这一培养系统,使日本足球水平得以大幅度提高。“足球俱乐部训练中心制度”是由日本足协统一管理,包括以下4个层次:“国家训练中心”、9个“地域训练中心”、47个“都道府训练中心”和“地区训练中心”。4校园足球培养系统是由日本各级学校足球联盟具体负责管理,由小学、中学、大学各级学校联盟组成的纵向体系。每所学校的足球队是以俱乐部的形式存在,其规模仅次于足球俱乐部训练中心培养系统。建立在职业足球俱乐部的U12、U15、U20纵向培养系统虽然在发展规模上比足球俱乐部训练中心培养系统和学校足球培养系统小,但这一培养系统在教练队伍、经费、场地器械等方面直接得到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资助,其硬件设施及其培养质量也比较完善。总之,日本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体系是以足球俱乐部训练中心为核心,结合校园足球和职业俱乐部的综合性培养体系。
韩国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培养体系是由校园足球培养体系、职业足球俱乐部培养体系和足球学校培养体系构成(图2)。其中校园足球培养体系占主体地位,主要包括:小学足球队、中学足球队和大学足球队,为各级别足球队和国家队输送了一大批优秀的足球运动员,是韩国足球在亚洲,乃至于在世界足坛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韩国很多优秀的运动员,例如洪明甫、朴智星、金英权等都出自于大学。职业足球俱乐部培养体系主要是由U12俱乐部、U15俱乐部和U18俱乐部组成,韩国很多足球俱乐部的运作也与当地地方学校合作共同培养足球后备人才。足球学校培养体系是由幼少年业余足球俱乐部培养U12和业余足球学校U15培养组成,但这一体系在韩国规模是最小的,主要是由很多退役运动员创办的(例如黄善洪足球学校)。这一体系主要目的是通过足球学校的运营促进青少年足球体系的发展,从而扩大足球人口数量。
 
 
2017-12-13
浏览次数:10
2017-07-11
浏览次数:19

古代日本的瘟病祭礼

国家祭礼作为古代国家律令制度的一部分,在历代王朝统治中发挥着重要的政治和社会作用。国家瘟病祭礼作为古代国家防治瘟疫的措施之一,体现了律令制度下宗教祭祀的管理制度。根据“六国史”的记载,日本自飞鸟时代末期开始举行瘟病祭礼,作为律令制度的一部分,古代日本的瘟病祭礼吸取了中国唐代瘟病祭礼的元素,并在此基础上有所演变,形成了具有本国文化特点的祭礼。日本对中国律令制度的摄取始自飞鸟时期,701年以唐律令为蓝本的《大宝律令》完成,718年又在此基础上完成了《养老律令》。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本站产品最终解释权归QIKANN.COM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