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人文社科 » 正文
问麻姑
发布日期:2018-01-17   浏览次数:14
核心提示:问麻姑人生的欲望,我还堪不破。这红尘迷浊,我的心,究竟向谁诉说?无人倾听,无人能懂,无人能救赎,哪怕只是一句慰藉的话语,
问麻姑
人生的欲望,我还堪不破。这红尘迷浊,我的心,究竟向谁诉说?无人倾听,无人能懂,无人能救赎,哪怕只是一句慰藉的话语,一个信任的眼神。我曾以为自己已被现实历炼的足够坚强,这障眼的外衣,终包不住最柔软的心灵。何处还有士人的节操,换之是金钱利益的评判,这世界,曾经的榜样已变成异端,书上的故事也就只代表从前,执着的坚持意义何在?难道就只能得到世人的冷眼?读书,浪费时间;弹琴,浪费金钱;诗人?呵呵,全是扯淡。上天究竟是能怎样的造物,让你的人生扭曲至此而执迷不返?你为何把父母殷殷的期盼,一点一点磨成看似毫无希望又未知的明天?你的责任何在?你的孝心何在?你又凭什么在此淡定从容的迎接旭日东升的明天?得是有多矛盾,你如此的坚持,终于,我也终于读不懂你了。于是我替你向佛请求,佛只说:堪不破。我知道,我的心,还需磨练。
我好像有些明白,是内心的孤独,一步一步指引我聆听这琴声,拨弄这琴弦,一声一声,让这琴音分忧我矛盾又多感的心。啊,上苍,为什么我却越来越深深地感触,原来这琴,竟越弹越孤单,才知道神人发明这器乐的,都是孤独的人,孤独的心。原来神人犹在,弥漫飘散之间,拈指动弦,便是千年万年,这寂寞,从古到今,原来也在传承,从不曾有任何改变。这或许就是宿命,就是因缘,我不避,勇敢的向前。
为此,我学儒,让我铭记身上的责任与重担,看清拾起尊严的困难;我学道,教自己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秋水不染;我学佛,我问禅,望心开示,人生苦短,世路行难,该留什么在世间?诗人说:“念利名憔悴长萦绊,空损愁颜。”我心亦是红尘客,惟愿能放下这利名憔悴,守一份优雅从容,乘桴江湖,心游太玄。
红尘客,几人破。才知道,酒是人间最真诚感人的精灵,没有虚假的面纱,以最真诚的姿态,忠诚又真实的在你身边。陪你哭,陪你笑,陪你伤神,陪你太息,陪你畅谈,独酌或聚饮,浅醉或闲眠。啊,伟大的诗人,我更愿做一名酒徒,向你诉说,这万千心事,这江天寥廓。
“水气浮天天接水,那是蓬壶?桑田清浅问麻姑。”麻姑啊麻姑,我愿听你沧海桑田的故事,问你之前的人情世故,做一个简单的人,炼一颗单纯的心,不强求,不奢望,不回避,就这样在你身边,感受沧桑的痕迹,岁月的洗礼。
人生不长,或许是我太焦急。冰冻三尺,我明白,非一日之寒。来吧,就用现在的生活,炼我一颗平静顺遂之心,我知道,一定还会有更多争吵,更多寂寥,独自一人时,我仍会睡不着。这人生,我欣然应招。
最后一口酒,我舍不得喝下,是啊,就像这江湖,又有几人放得下?且为你弹奏奏一曲,看山水诗秀,《欸乃》清歌,说甚王侯!
——题记赘言

 
我知道
但我仍是放不去
堪不破
天有多高
海有多阔
阴晴圆缺谁人定?
潮涨潮落谁能料?
几人执着
几人勘破
沧海三变桑田地
麻姑啊麻姑
请告诉我
究竟沧桑了什么
且听我说——
“何不随其流而扬起波?
风云际会
我华彩珠衫
璀璨了人生
因缘未得
我乘桴江湖
《欸乃》高歌”
是过度的自我
是愧对的亲朋
我的未来
多想自己掌握
麻姑啊麻姑
你可听见我的诉说
你可理解我心最深处的孤独寂寞
沧海桑田
你可愿慢慢地
一点一点教我
在这纷乱浮沉的世界
守一株红硕不凋的花朵
——孤独的人,孤独的心
容公子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本站产品最终解释权归QIKANN.COM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