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人文社科 » 正文
四川乡土小说《蓬州商号》的民俗描写及其人文意蕴研究
发布日期:2018-01-08  来源:当代作家评论   浏览次数:8
核心提示:欢迎投稿《当代作家评论》
《蓬州商号》是颇有川北地域人文特色的乡土小说,它以蓬安周口古镇为地理背景展现蓬安等地风土人情,以清末民初社会环境为历史背景展示动荡不安民不聊生的社会生活,以吴玉萍支撑杨氏商业为主线揭示国政风雨飘摇带来民众家破人亡的结局。小说中大量的山川风土民俗描写包含着丰厚的人文意蕴,展示出浓郁的地域特色,对当今文学艺术创作和民俗旅游文化资源开发与保护有借鉴意义与价值。
一、《蓬州商号》中的民间文学艺术及其展现的风土人情
乡土小说以乡土文化和生活为题材,其民间文学艺术与歌谣等因素为小说画龙点睛,这体现在诸多方面,本文主要从如下几方面加以分析阐述。
(一)童谣、合八字婚俗
《蓬州商号》把有乡土特色的童谣写进小说中,增加小说题材的乡土性、真实性和趣味性。第2章《吴玉萍洞房花烛》:“八抬大轿抬到周口,街上小娃娃们跟在轿子后面一个劲唱‘新媳妇搭盖头,半边勾子在外头!新媳妇搭盖头,半边屁股在……’”①“勾子也写成‘沟子’‘钩子’,即尻子,指臀部俗称屁股,如‘精沟子(光屁股)’撵狼——胆大不知羞,此方言词在陕西方言通用。《说文·尸部》:‘尻,臀也。从尸九声。’段注:尻,今俗云沟子是也。臀,今俗云屁股是也。……‘九’‘沟’古代同属见声母相同韵母相近。陕西方言将‘尻子’为‘勾子’(钩子、沟子),山西、四川、甘肃等地方言亦如此,章炳麟《新方言·释形体》‘今山西阳、蒲、绛间谓臀曰尻子,四川亦谓臀为尻子,音稍侈如钩,九声之转也。方言中读‘勾子’是‘尻子’音转结果。方言中也称‘勾门子’,……’《中国民谣资料集·陕西山阳民歌》:‘腰撇子,六轮子,拉住百姓要银子,不给就烙他尻门子。”②陕西、山西、四川、甘肃等地汉语方言的很多语词在今四川绵阳、盐亭、南充、南部、蓬安等地读音和含义都相同或相近,与历史上多次大移民带来文化和语言混融紧密相关,勾子与尻子入童谣,喻示对新婚妇女的友好玩笑和善意调戏,体现了民俗的厚重,在《蓬州商号》有很多这类语词,是蓬安民众人文传统中一直使用的汉语方言,它们增加了小说四川盆地、川北山区、嘉陵江码头文化等独特人文背景的趣味性、真实性和乡土性,从本土文化(蓬安所在川北是巴蜀文化系统)和外来文化(江西湖广填四川带来的楚黔吴越文化及陇晋陕甘关中文化)的的杂合角度增强了小说氛围的感染力、特殊场景的穿透力、人物个性的吸引力、情节事件的陈述力。
童谣能对小说产生打趣之力、点化之功,《蓬州商号》第19章杨荡伟唱的童谣盛行于中国西南和中南等地区:“走上街,走下街,走到王婆婆米市街,……大姐大姐你莫怄,二场给你割(块)肉,……推豆腐,请舅母,舅母来帮忙,一步跨过墙,捡巴(臭)狗屎,送给舅母尝。……”杨荡伟唱完童谣弯着腰问吴玉萍“妈还怄不怄?妈给不给我说婆娘了?”吴玉萍瞅瞅调皮的儿子说:“我说你这没大没小的东西,我怎么成了你的大姐的?告诉你千斤小姐太肥,一斤小姐太瘦,跟你说个百斤小姐要不要得?”这种童谣在巴蜀楚黔鄂湘赣皖江浙晋冀鲁豫等地盛行。《蓬州商号》中还有“说四句”、“摇摇歌”等民间文学艺术题材,增加了小说人性描写的真实性,对鉴赏小说的诸多人们产生吸引力,考验人的知识储备和随机应变能力,在小说中对展示人物机智幽默和活泼天真个性起了不小作用。
旧时人们相信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的宿命,他们认为男女婚姻由命中八字注定,人为力量无法扭转改变,旧时中国很多地方都有合八字的风俗,例如“古时徽州婚姻礼俗别有特色,男女婚妃靠职业媒婆来往穿梭游说,她口袋里常揣着好些妙龄女子生辰八字红帖,随男方要求呈送上相应一张。微妙处在于从她手中出来的红帖女方生辰八字大都与求婚男方相合,她早从中做了手脚。”③四川城乡时兴男婚女嫁前要先合八字,然后再履行婚恋的其它程序,《蓬州商号》第1章“马河坝吴家有女”写杨浩墨与吴玉萍婚恋前合八字全由三姨妈包打包唱,婚恋关系确定后抬八抬大轿迎娶新娘,这种习俗在四川盆地盛行,通过合八字确定男女双方属相是否相合,断定是否可以定亲,男女属相相冲相克就不能结婚,否则会有灾祸。合八字在很多时候是骗人的鬼把戏,《蓬州商号》写道:“杨浩墨和吴玉萍合八字的事全由三姨妈包打包唱,自然而然全凭她一句话,岂有不上之理?玉萍和浩墨亲事就这样定下来,婚期定在十月二十。”合八字是媒人搓合男女双方婚恋的手段,小说中的三姨妈因此成为杨浩墨和吴玉萍婚姻牵线者、推动者与成全者,她得到以吴玉萍为当家人的杨家关心和照顾,促成小说中的相关人物织成更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网,维系着小说纷繁复杂结构的稳固。
(二)扯谎歌(颠倒歌)
《蓬州商号》中的颠倒歌又叫扯谎歌、滑稽歌、古怪歌、倒唱歌,扯谎歌(颠倒歌)在中国很多地方民间都很盛行,扯谎歌(颠倒歌)故意把事物本来面目加以颠倒叙述,产生幽默滑稽效果,它思维古怪,又叫古怪歌。它与客观事物存在形态颠倒,又叫倒唱歌。《蓬州商号》中演唱扯谎歌(颠倒歌)的人物性格幽默,其演唱内容来自日常生活,在小说使人物形象丰满有血有肉,能产生良好的艺术韵味,体现了演唱者的智慧与灵活。《蓬州商号》第9章写丐帮帮主疤爷唱的那首有代表性的川北颠倒歌在本质上是民歌:“疤爷拖着半截鞋,拄着根竹杖儿,嘁嘁垮垮一路响着,边走边唱,‘三十晚上大月亮,贼娃子起来偷尿缸。街上背夫搬下乡,乡下背夫嘛卖婆娘。捡起狗儿嘛打石头,看见外孙嘛抱婆娘。母鸡爬到公鸡背壳上,今年太阳嘛西边出,河里水水嘛往上跑,娇艳嘛娇艳真娇艳,唱起歌来真娇艳,真怪真怪真正怪,八十岁老太太吃酸咸菜,十八岁小伙子嫁了个老太太。……’孙长荣牵着五丫头走在后面,望着前边的疤爷又好气又好笑还觉得特别好玩,简直就像个老小孩,吃了上顿没下顿还无忧无虑,简直成了活神仙。”疤爷是《蓬州商号》不可缺少的人物,性格豪爽,是非爱憎分明,他自述原是重庆府璧山县白鹤垭人,家中开的荒地被同宗土财主以暴力强夺,父母兄弟都死在土财主打手剑下,他在格斗中滚落山崖捡条性命,流落河南嵩山、福建蒲田、湖南、贵州、云南等地拜师学武术,回家报仇雪恨,土财主已死,疤爷杀死土财主家十余口人,火烧土财主家大院之后逃到蓬州城,帮助讨口子(乞丐)出恶气(伍老爷不但不给,反而放恶狗咬死要饭的乞丐,恶狗活生生把乞丐吃进肚子充饥),攻打伍家大院,将伍老爷凌迟处死,为乞丐们报深仇大恨,在蓬州城当上丐帮帮主,不骚扰贫穷人家,站在底层民众立场为穷人伸腰。《蓬州商号》第15章写疤爷唱扯谎歌(颠倒歌):“疤爷坐在街对面,编起颠倒歌来唱:‘腊月的太阳哩格啷格哟,大得没奈何哩格啷格哟,晒脱皮哟哩格啷格哟,六月间下雪哩格啷格哟,烤烘笼哩格啷格哟,水牯牛下崽崽哩格啷格哟,少见多怪嘛哩格啷格哟……’”这歌把疤爷作为社会最底层人物的朴质、幽默、达观、穷快活写得栩栩如生。《蓬州商号》第15章疤爷唱的颠倒歌:“白天的太阳嘛大得没奈何,晚上的太阳嘛不落坡。江里的水嘛爬呀爬坡坡,狗儿嘛倒比人嘛爬得高得多。……”蓬州腊月天气云层较厚,阴天较多,太阳被遮挡在云雾里,太阳照射时间比夏天少得多,蓬州六月根本没有下雪,烤烘笼是在冬季,水牯牛不能生牛崽,嘉陵江水不能爬上坡,晚上更不会有太阳落下坡,狗没有人爬得高,颠倒歌却以错乱思维、滑稽可笑的言辞、古怪现象、幽默曲调娱人娱己,是民众苦中作乐的文娱方式,它是民间文学艺术娱乐功能的展现舞台,符合疤爷这个社会底层人物的身份、经历、气质、个性,塑造出疤爷作为丐帮领头人物生动活泼幽默风趣聪明睿智见多识广的一面,让读者感受到疤爷是个不可或缺的人物,人物形象跃然纸上。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本站产品最终解释权归QIKANN.COM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