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自然科学 » 正文
地黄瓜与红铧头草的显微鉴别研究
发布日期:2017-12-27  来源:中药材   浏览次数:45
核心提示:欢迎投稿《中药材》
 地黄瓜和红铧头草均为民间或地方上使用的全草类中药[1]。前者的原植物是紫花堇菜(Viola grypoceras),在我国分布于华北、华东、华中、华南及西南各省区;后者的原植物是鸡腿堇菜(Viola acuminate),在我国分布于东北、华北、陕西、甘肃、安徽、江苏、浙江、湖南[2]、江西[3]等地区。两者的药用功能有同有异,相同处是清热解毒,消肿,不同处是前者能散瘀和凉血止血,而后者不能[1]。这意味着两者有时不能通用,而须准确鉴别后各自对症使用。文献[1]记载了这两者的性状特征,据之按说能鉴别这两者,然而,由于两者在营养器官方面的性状差异主要是基生叶的有无(前者有,后者无),在繁殖器官方面的性状差异只见于花的某些部分[2],因此当面对秋季采收来的两者时(注:两者的采收期均为夏、秋两季[1]),根据两者的性状特征就可能无法鉴别两者了,因为秋季采收的两者均不会有花,且前者的基生叶有可能枯萎脱落了。张春宇等和王旭红等分别研究报道过鸡腿堇菜和紫花堇菜的根之显微结构,看了这两个研究小组的报道后,笔者发现这两种植物的根在显微结构上只有一个区别,即鸡腿堇菜根的木质部明显偏心[4],紫花堇菜根的木质部大多不偏心,少数偏心[5]。鉴于紫花堇菜根的木质部并非绝对地不偏心,笔者认为,若用显微鉴定法来鉴别这两种植物(药材),同时只根据两者的根之木质部偏心与否来作出判断,则无法保证鉴别的结论总是正确。
      王旭红等还研究过紫花堇菜之叶片表皮的显微结构,他们看到其叶片的上表皮细胞呈多边形,下表皮细胞呈不规则形(其研究报告中的原句为“下表皮细胞波浪状”,本文在此之所以将其原句的后3字改为“不,规则形”,一是因为在植物学上这二种形容词是同义词,二是因为便于和下述研究小组的研究报告作比较),气孔类型属不等式[6];陈闽等研究过鸡腿堇菜之叶片表皮的微形态,他们报告说其叶片的上、下表皮细胞均为不规则形,气孔类型为不等式[7]。比较这两个研究小组的研究报告,可以看出这两种植物(药材)的叶片表皮在显微结构(或者说微形态)上只有一个区别,即:紫花堇菜的上表皮细胞呈多边形,而鸡腿堇菜的上表皮细胞呈不规则形。鉴于多边形与不规则形是判然有别的两种形状,笔者认为,若用显微鉴定法来鉴别这两种植物(药材)时,所据乃两者在叶片上表皮细胞形态方面之区别,则可以保证鉴别的结论总是正确。
不过,撕取这两种植物(药材)的叶片表皮比起对叶片的局部(这里特指主脉及其两侧的部分)或茎作横切片来,要麻烦些、困难些。说其麻烦,是因为药材上的叶片是皱缩的,只有将其放入水中浸泡至平展状后,才能进行撕取;说其困难,是因为撕取时要求只夹住表皮不连带叶肉,而没有很好的眼力、灵敏的手感和精制的镊子,是达不到这个要求的。
而从叶片或茎上横切下一枚可用显微镜观察的薄片,则较容易。
 鉴于以上所说的情况,又鉴于这两种植物(药材)中,鸡腿堇菜(红铧头草)的茎、叶片之横切面构造被研究报道或记载过[1]、[4],而紫花堇菜(地黄瓜)的相应构造则未被研究报道或记载过,笔者决定研究地黄瓜的茎、叶片之横切面构造,找出其与鸡腿堇菜(红铧头草)的相应构造之不同,以使得对秋季采收的地黄瓜与红铧头草的显微鉴别,可以根据两者在茎、叶片之横切面构造上的区别来进行。
1、实验材料、仪器和用品
1. 1 实验材料:紫花堇菜(即地黄瓜的原植物)全株,采于江西省庐山,经湖北中医药大学生药学教研室汪乐原教授鉴定。
1. 2 实验仪器和用品:显微镜(重庆广电,XSZ-G系列),佳能单反相机(600D),刀片,镊子,载玻片,盖玻片,水合氯醛,酒精灯。
2、实验方法
将实验材料洗净,晾干,用刀片切取其茎和叶片的横切片,分别作水合氯醛透化装片,再置显微镜下观察各装片中的显微结构,然后用相机拍照。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本站产品最终解释权归QIKANN.COM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