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文艺 » 正文
龙龙和芳芳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7-10-04   作者:杨爱鹏  浏览次数:51
核心提示:散文 意识流 唯美主义 浪漫主义 凄美 “印象派”
 龙龙和芳芳的故事

 

冬日拾掇走最后一丝寒意,春日悄然来临,百花吐锐。
  
  他刚从大学放假回来,便整装来到昔日的院内,在默默等待在他心中翩然起舞的蝴蝶。
  
  草丛中散生的油菜花在烈日下如个个灯泡泛着星星点点的黄色亮光,绿柳轻拂连成翠的屏风,春风徐徐,麦浪滚滚,春鸟在碧海中旋翔。冰河消融,春鱼跳跃溅起圈圈涟漪。他扔下一块青石,水花在春日下如漫天飞舞的雪花。他笑了,坐在黄色蒲公英花毯上向围墙口望去,红色砖墙伸到终点与水泥路形成的青色墙口处闪烁着七色的幻影,他耐心观望着,望有一色化为彩蝶向他的视觉处飞来,笑脸绽放如百合密切地叫一声:“龙哥,我回来了!”
  
  “龙哥!”一个黑色的幻影向他奔来,他欣喜若狂抬头观望,但不是芳芳而是以前的女同学,“好久不见了,你在做什么呀?”
  
  “我在等人,你在哪上学?'
  
  “在合肥,安大,你跑哪去了?”
  
  “我也在合肥。”
  
  “现在学习还轻松吧?”
  
  “当然------”
  
  “小薇,快点啦,天快黑了。”远处传来男生的呼喊,只见麦田里立着一位衣着白西装的男士,如悬帆的小船在海洋中漂游。
  
  “哦,知道了!我男友叫我了,先走了,以后到我那玩。”
  
  “好的,赶紧去吧!”
  
  她化为翠鸟飞向小船,准备乘着他到海角天边。
  
  “龙哥,”一位熟识的男音传入耳膜,老同学刘圣洁身着黑色西装如驰骋在草原上的骏马朝他奔来,“在等人?”
  
  “是的。”
  
  “谁,是不是你的那位?”
  
  “呵,不愧是哥们,心贴心呀!你的那位怎么没跟你过来?”
  
  “他买零食去了,一会就来,你的那位到底是谁,还那么神秘?”
  
  “来了你就知道了。”
  
  “龙哥,”芳音闪烁,震彻云霄,他们回头一望,可惜不是芳芳而是圣洁的女友李珍珍。她身着蓝牛仔,红袖衫,贴身映射出女性丰满的曲线她一手端着可乐,一手拎着吃物,如一朵娇艳的雪梅在春日里反季节开放。
  
  “来,龙哥,吃东西,在等谁?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你的那位?”
  
  “刚才我还说老友心相通,果然不假,是,大小姐!”
  
  “你的女友到底叫什么名字呀,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今天我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呵呵,是的,圣洁也帮腔道,“老朋友有什么可隐瞒的。”
  
  “好吧,既然你们非要知道,那我就只好从命了。”他望着红墙带的出口中闪烁着的身影和蓝天上浮着的片片彩云,便向老朋友叙述了此中的原由和结果。
  
  二
  
  去年高考之后他落榜了,打算留校复习,但书已卖完,听说阜阳又旧书专卖店,他就准备起早乘客车去买。
  
  月隐其面,启明星在夜幕中眨眼,似乎在向雄鸡发信号,让其司晨唤出朝阳,他来到车站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去阜阳的客车,此时客车铺出光亮的亮毯欢迎他的进入,他便在后排坐了下来。
  
  “师傅,请等一等,这是去阜阳的车吧/?”一声清脆的喊声在车厢中回荡。
  
  “是的,快上来吧!”
  
  “啊,终于找到了。”
  
  随着悦音,伴着车内微弱的灯光,一个身穿白袖衫,蓝牛仔的短发女孩悄然映入眼帘,刘海吻额,秀发垂鬓,蚕豆似得脸颊上镶着明亮的大眼睛。她一手拎着包,一手拿着蓝色弹簧球,在前面靠门处坐了下来。
  
  随着一声轻微的震颤,车门将泄露在外的灯光收回,客车开动了。
  
  女孩将书包放在胸前的腿上,一手抚着它,一手按着球,车后镜里影射出她的芳容,由于天未明,影像尚处模糊,但那两只大眼睛频频眨动似乎在向周围发出富有诱惑的电波,射入他的脑际霎时在他心里激起层层涟漪。
  
  车窗外两边的白杨树在黑夜里形成两堵墙把客车逼在笔直的轨道上。
  
  初阳微露,红日将第一缕光线射入车中,恰巧伏在反光镜女孩的双眼上,经过反射刺入他眼中,他不禁一颤猛然换个角度将头转向女孩:刘海吻额,秀发拂鬓,蚕豆似得芳容上镶着晶莹的翘鼻,红润的樱桃唇,闪亮的大眼睛与半月形的双耳黄金搭档,相得益彰,完美地映在车后镜上,如一朵沐雨后的百合。
  
  两边葱绿的树木飞速后退,黑墙变为绿墙,枝叶的影子断断续续地在窗玻璃上闪现,映在女孩芳容上如个个精灵争着一吻香泽。此时车内电视传出《寂寞沙洲冷》的曲调,女孩举头微望,双目放出异样的亮光,凝视着周传雄,似乎她从他那里找到了消除寂寞的伴侣。微风拂来,女孩秀发翕张,如翠鸟扇动着的翅膀。
  
  女孩的倩影在四周窗玻璃上浮现,在他看来,这里是他和女孩的二人世界,女孩坐在透明的玉椅上在他周围现出各种姿势,正面女孩和他相视而坐,双目发出强烈的电波,彼此心间激荡出汹涌澎湃的浪潮,右面女孩背对着他,那白色的短衫搭配蓝色牛仔裤形成的轮廓在他脑际荡着波澜,后面女孩凝视他的后额,似乎在寻找自己的相同点,左侧女孩对着后面,丰满的曲线在他的神经细胞中射出无数信号源解开控制灵魂深处那股热流的开关,将那震彻心魂的热流在全身涌溢,给灵魂已最舒爽的抚慰,他仿佛吃了世间最美的餐。
  
  随着电视节目的转换,女孩的神情也跟着变幻着,时而双目滚圆,两腮鼓鼓;时而眼睛眯成一条线,雪齿如弯月;时而翘鼻半歪,目瞪口呆;时而浑身一颤,红唇骤然张开,如受惊的野马,失魂的小孩,或突然将头埋在包里,发出呵呵的傻笑,坐客或以异样的眼神觑着这个活波的小女孩或也跟着她傻笑。白杨树影不停地拂吻着女孩的秀发和圣洁的脸颊,红日的光线依然照射在车后镜的芳容上,在那张娇容上闪现着女孩变幻莫测的表情。车外山雀叽叽喳喳在树丛中飞来飞去,时而落在阳光通过的叶孔里,照得山雀灰白的羽翼成了金色,迎面五颜六色的行人飞驰而过,不停地在窗口闪烁着,把车窗染得绚丽多彩,宛如万花筒释放极致的魅力。
  
  客车如一幢移动的小屋,到了闹市,速度减了下来,车窗外行人忙着做自己的事,但他们身着彩衣,杂乱地印在窗玻璃上,当然大大丰富了窗上的色彩,原来万花筒显然成了台台电视机。
  
  “张莲莲,张莲莲。”远处传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急促而嘹亮的嗓音,“等等,你听我解释嘛!”
  
  "我们各方面差距很大,根本就不可能。”一个刘海吻睛,秀发拂肩,衣着黄色短袖衫,天蓝色石榴裙的女孩边移动轻快的的脚步边说,“你一无分文,二无文凭,连让你买件牛仔裤的钱都掏不出,让你用英语说‘我爱你’你憋了半天脸红如辣椒说了句‘阿姨拉过牛”我晕,就凭你那样还追我,快滚吧!“
  
  男子如惊弓之鸟,垂头丧气揉着眼走了。
  
  乘客们哈哈大笑,女孩嗓音最响亮,如冲锋号响彻苍天。
  
  “芳芳,我愿为一叶小舟,载着你到四夜骋游。”那边垂柳下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手捧一朵红玫瑰半跪着做出虔诚的求婚的姿势对着一位貌若天仙的姑娘,车内顿时竟如黑夜,“芳芳,你知道吗?自我第一眼看见你时,看见你握着蓝伞在雨中漫步,雨水在伞面上汇集,形成条条银线垂挂下来。你那清纯娇美的玉容如梦幻在我脑际呈现,在我心中勾勒出你那完美的曲线,我就发誓今生要和你走,我愿化为一片绿叶,尽力吸收水分和养料把你滋润;你是我心中的白蝴蝶,永远扇动娇嫩的翅膀萦绕在我眼帘,我知道我无白瑞的那玩世不恭的眼神给你充电,无比尔盖茨那巨额资产供你消遣,无李小龙那强健的体魄和绝世神功来守护你的娇躯,但我有一颗爱你的心能像普希金一样为你赴汤蹈火;像罗密欧一样给你柔情浪漫,我会陪你看海上孤帆,伴你登泰山,观日头那顽皮的笑脸若隐若现。芳芳,你说过,人穷不要紧,关键要有志气,是啊,我们现在还很年轻,有拼搏的资本。发展的潜力。我会让我们的生活像鱼儿遨游蓝海般宁密,像鸟儿畅翔苍宇般安详------。”
  
  “好了,成哥,别说了。”女孩倩姿弯如上弦月,双手接过玫瑰,把男子微微扶起,男子登上月牙船,他们的影像定格在绿色屏幕上化为永恒。
  
  “好浪漫啊!”车内女孩不禁放声大喊,似乎要发泄在心中储存已久的甘甜。
  
  客车在日光下漫步了一程钻进了暗无天日的地下通道。顿时眼前漆黑一片,只有前方出口处涌出一股光潮,时时钻出各种车辆,司机打开车灯,两条光柱如火舌喷涌而出,去寻找光明的始点。大约经过半小时,客车完全抛弃黑暗行驶在明亮的公路上。又走了一程终于到了终点——阜阳车站。顿时人群如彩蝶纷纷涌来:
  
  “乘客,来瓶水吧!”
  
  “喂,大叔,坐摩的吧!”
  
  “喂,帅哥,我看你像周润发,坐皇冠吧,既舒适又有派头。”
  
  女孩一手拎着包,一手拿着球随人流涌出车门。
  
  “姑娘,来,坐面的,很实惠的。”
  
  “小姐,坐皇冠,既大方又有派头,这里都是美女帅哥,都是你们新兴一族,很时尚的。”
  
  “喂,三轮车师傅。”
  
  “唉,姑娘,来了。”师傅试图将三轮车推向姑娘,但人多如山海。
  
  “师傅,你别来了,我去。”说着女孩张开双臂如展翅飞舞的白蝴蝶敏捷地在人流中钻来钻去。
  
  蝴蝶那矫健的体型,丰盈的曲线,纤稚纱翅在他脑际回旋,如银铁受姑娘那富有磁性的牵引而神魂颠倒,眼前只有在黑暗中翩然起舞的蝴蝶的幻影。蝴蝶飞呀飞,时而画出笔直的亮线,时而旋转圈圈同心圆,时而闪出一个8字型亮圈,时而又浮现出椭圆,霎时节奏加快,像披翅的野马,驰骋的雄师,开屏的孔雀,浴火中的凤凰------最终影射出一位秀发垂鬓,刘海吻额身着白袖衫蓝牛仔丰姿卓立,翠目晶莹,一手托着球,一手拎着包雀跃欲上三轮车的女孩。这时女孩双臂微张,身体前倾,一脚前伸同时一手将包放在车厢内,就在这瞬间,手中的球突然滑落,在空中做着简谐振动向马路那边飞去,球在日光下泛着晶莹的蓝光,蹦蹦跳跳,划出一条不规则的正弦曲线,最后落在路边护栏内的野菊花上,如水晶之恋,璀璨夺目。
  
  “啊,我的球,姑娘放下包忙去捡。”
  
  “小心,”一辆红色大卡车如一头红牛吼着狂奔过来,顿时掀起一团尘雾,望着呆若木鸡的女孩,“这么危险,应该等车过了再走呀!”
  
  “哦,女孩失魂落魄,“谢谢---谢谢你呀!”
  
  “你别动。”他见绿灯转为红灯,疾驶的车如驯服的猎犬,个个都停下来蹲在地上。他走了过去,把躺在黄花丛中的蓝色水晶球捡了起来,放在女孩手心:如无云的天空,清柔的碧水。
  
  “拿着吧,以后过马路要小心,这些车都是恶狼,一不留神就会被它们吃掉。”
  
  “嗯,知道了。”女孩双目碧波万顷,点头道,“你来阜阳做什么呀?”
  
  “我买几本书。”他望着女孩甜柔的双眼,落榜的愁苦焕然冰消,笑道:“不瞒你说,今年高考考得不理想,打算再复习一年,但以前的书已卖完,听说城郊中学有旧书店,我来买几本教科书。”
  
  “复习也不错呀!至少有机会争取明年考好一点,我也落榜了,也要准备复习呀!”
  
  “哦------”
  
  “姑娘可走了,我还赶着拉人呀?”传来三轮车师傅的呼喊。
  
  “哦,知道了。”
  
  “哦,大哥,谢谢你的帮助,我先走了,望我们有缘再见。”
  
  “大哥”多么亲切的称呼,多么温柔的呼喊,这前无古人的声响如“长江七号”尖端粒子发射器,发出道道射线不停地刺激着他那灵魂深处的中枢神经,给他的心灵以最纯真的涤荡,最圣洁的净化。
  
  “谢谢你的帮助。”这出自二九少女的芳唇,源自女孩心中最神圣,最质朴的道谢,他头部的雷达接收系统还是首次接收。
  
  “望我们有缘再见。”有多少女子能发出这样甜美的信号,有多少柔情能包罗这精辟的祝愿,太少了------
  
  由于他沉迷于对女孩的感思之中,待他醒来,女孩已杳无踪迹,他茫然若失,但女孩清纯的芳姿,贴心的抚慰和意犹未尽的话语仍绕着他的灵魂在心海里划出圈圈轨迹------
  
  他内心深处原先积存的潜意识指使他不知不觉到了二手书店买了书,并在当天下午坐在回去的客车上,经过一上午的行程,车厢的内容他已深入了解,在他那朦胧的梦幻意识中这辆车就是他上午坐的那辆,因为车窗的镜像上依然清晰地显示着秀发垂鬓,刘海吻额,半月形的芳容上镶着水晶似的大眼睛,上身穿白色短袖衫,下身穿蓝牛仔裤坐在白色座位上的女孩的各种幻影,尤其是对着他的那块后视镜,西洋斜射,女孩那珍珠似的双目反射出强烈的光芒,照射在他内心深处的中枢神经上形成的暖流在他全身汩汩涌动。
  
  “喂,小伙子,到站了。”司机拍着他的肩,而他还沉浸在那梦幻般的思迷之中,如一尊石像注视着那车后镜的“幻影”,司机拍着他的肩喊了几声,他才将思绪拉回。
  
  “哦”,他揉揉朦胧的双眼,周围无数双眼睛看着他。
  
  “这小伙子,真有意思。”
  
  “不知梦游到那里去了。'
  
  ----------
  
  他笑着走开了。
  
  从那以后他的世界就被这个女孩所充盈。早晨开窗的时候,女孩的各种姿势在窗玻璃上浮现,曙光斜射,顺光而望,日头仿佛是女孩的笑脸,盥洗的时候水盆里的镜子仿佛是女孩在伸手向自己打招呼。来到荷塘,出水芙蓉零星点缀碧塘在日光下如颗颗宝石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如女孩在电视节目的激发下做出变化多端的表情。
  
  “喂,梦龙,又在这傻呆呀?”同学方甜甜身着白袖衫,蓝牛仔沿荷塘边轻快地走来,她那丰满的曲线随着脚步的移动在他眼帘闪烁,她现在心情如红日高挂非常舒爽,因为她被南开大学录取了。
  
  他慌忙立身站起,跑到甜甜面前。
  
  “姑娘,请问你高姓大名?'
  
  “我晕,怪不得大家都说你这几天像着了魔似的,原来真是这样,连老同学都忘了。'
  
  “哦。”他挠头笑了笑。
  
  “你怎么了,你恍恍惚惚像喝醉了酒似的,考试落榜也没见你这么迷糊过,是不是看上哪个女孩了?”
  
  “嘿嘿,你胡说,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
  
  “好吧,不说就算了,你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安心学习,我明天就走了,祝你明年高考成功!”
  
  “好,谢谢,也祝你旅途愉快!”
  
  甜甜如蜻蜓在他意识之水里轻点了一下,荡起层层涟漪,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三
  
  次日他便报了复习班,上课第一天他去的较晚,进入教室几乎座无虚席,他在最后一排坐下,放下书包准备掏出书本,就在这瞬间,一个与窗上相同女孩的镜像浮现在他面前,他潜意识地将眼睛瞳孔的焦点锁定女孩,秀发垂鬓,身着白T恤。其他同学都穿绿色,红色或黄色的T恤,所以她在他们中间非常显眼,如一朵水莲花在万花丛中绽放。
  
  下课铃响了,经过一节课的说教,黑板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白色的板书,如黑土地上散开的野菊花,只见她放下笔,健步如飞拿起黑板擦擦了起来,由于上面的字较高,她伸手达不到,便蹦着摸擦,粉笔屑如漫天飞舞的雪花将她笼罩,她的秀发如覆了一层霜,下面传出同学们的嘈笑,但她似乎没听见,甩甩手转身回向座位,就在她转脸的那一刻,她的芳容与照在车内反后镜的成像一模一样:秀发垂鬓,刘海吻额------
  
  “喂,”他向她伸手打招呼但她没听到便回到座位上,上课铃响了------就这样到下午放学,此时已傍晚时分。阜蒙河像一条白色的巨蟒横卧在阜阳和蒙城两点,途径利辛,攀枝花等县城,利辛的这段河水澄澈,两岸绿树成荫,花草杂生其间,水鸟如顽皮的孩子时常在水中玩耍打闹。此时红日西斜,余晖铺向在群鸭嬉戏泛起的层层晕圈上粼光闪闪,宛若女孩红润的笑脸。
  
  “喂!”他飞跑着追上女孩。
  
  “哦,原来是你,真巧,你也在这复习了。”
  
  “是呀,有缘呀!”
  
  女孩脸上微波荡漾,似一朵水莲花蕴着无尽的娇羞:
  
  “上次多亏你的帮助,对了,我还不知你的名字呢?”
  
  “杨梦龙,你呢?”
  
  “易芳芳”
  
  “芳芳”这名字不错,芬香四溢。”
  
  “呵呵,你真有诗意,不是芳香的芳,而是方向的方”
  
  “这也很好呀,至少别人知道你大方嘛!”
  
  “呵呵,你真幽默,那么说你的名字也很有内涵啦!”
  
  “当然,我的名字是我的小学老师起的,他是个老宿儒,‘梦龙,他在暗示我要像飞龙一样乘云气,驭清风,挟细雨,以利万民。”
  
  “哇,你的名字真有气势,好了不说了,我要回家了,再见!”
  
  “好的,再见!”
  
  他如沐清流,内心的失落被芳芳的话语涤荡殆尽。
  
  复习班的生活是紧张而有序的。
  
  次日,天尚未明他就骑着自行车来到学校,此时班里已亮着的灯光泄在门外,如欢迎大家的到来,但时而传出挪动桌椅的隆隆声,他走进一看,只见班内尘土弥漫如早晨笼罩天空的浓雾,浓雾里室内过道上模糊地映出秀发垂鬓,刘海吻额,身着黑裤女孩弯腰挥扫的弧线,一种异样的刺激突然在他心里注入一种酸,霎时热泪盈眶,因为在他的经历中这种勤劳善良清纯可爱的女孩还首次见到。复习班的教室很大,长约20米,宽约8米,置身其间如蜉蝣置身于天地,一粟置身于沧海,况且她还是年方二九纤柔娇嫩的小女孩呀!但此时他感觉她像在田间弯腰割麦的村姑,双手紧抱笤帚不停地挥动,尘土在帚头上空时时腾起,如工厂烟囱冒出的黑烟,她扫着口不停地咳嗽着。
  
  她没有因此停下,时而在走道上前移,时而在桌下钻来钻去,条凳平躺在课桌上如海龟四脚朝天懒洋洋地在金色沙滩上晒太阳。
  
  芳芳在“海龟”丛中如蜗牛背着重重的壳艰难移动着,她的秀发已变灰色,但她仍不懈地前行着,并不时用肘擦拭着额上豆大的汗珠,似乎无济于事,无情地汗水自头顶浇灌,在脸颊上汇成条条灰痕浸湿了她的衣衫,但她仍不停地扫着,扫着如不停跳动的心脏,不知疲倦的老牛------
  
  “芳芳,别扫了,你真傻,世界上从未见过你这么傻的人。”内心的冲动如火山从他口中喷薄而出,”这样大的地面你以为你一时能扫的玩,这事应由班主任安排值日小组轮流打扫,歇歇吧,别扫了”
  
  “我来到看教室这么多垃圾,学习也不舒服所以就顺便扫一下,举手之劳呀!”她说完弯下腰又扫了起来。
  
  他被这个娇小而高大的女孩同化了,忙拿起洒水桶向自来水池边跑去,但水龙头如铁公鸡,一滴也不舍得赐予。他忙跑回,拿起笤帚冲入滚滚烟雾,为使女孩减少尘土的危害,他首当其冲,把过多的垃圾快速向前推移,后面留下的少许残屑由芳芳收拾。前移时碰到大的垃圾(如木条,矿泉水瓶)便用手扔,估计女孩看出其中的乐趣,也跟着扔了起来,待他们做完,互相盯着对方大笑起来,他望着女孩那亘古不变的笑容,内心边思索着他一直迷惑不解的疑问:他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指使这么个清纯可爱的小女孩做这么艰苦的工作,大概正如客车上的女孩就是刚才扫地的芳芳,也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注定吧。
  
  第二天老师对他们重新排位,芳芳恰在他的左侧偏后的位置,做笔记时,由于他坐的偏右,黑板左侧的板书他看不到,所以下课时便向左回头:
  
  “芳芳,笔记借我看一下。”
  
  她迅速将笔记掏出,并用手指着:
  
  “从这里往后是刚才抄的,小心别抄错。”
  
  芳芳做笔记非常认真,对于数学对各个题型进行有序归类,各种解法在解题过程中用红笔详细标注,且每题都有题后反思,使之尽快转化为自己的东西加以利用;对于英语,各个知识点用红笔做标题,每个题型包含的知识点用红笔一一标注,语法,生词用法等知识也都有序归纳。所以对于芳芳的笔记,乍看会使你心惊胆战,红色符号如血液在人体血管里流淌。但这种非常便于记忆和应用。这也深深驱使他不由自主效法起来,果然获益匪浅。
  
  此后,当黑色的“墨汁”还未被日光蒸发时他就来到教室,一往如前,有时芳芳已如一尊塑像坐在桌旁,有时教室门锁还在门牵手上,他就开门等芳芳或芳芳等他,学了一会儿,雄鸡撕破黑夜,唤起黎明的到来,他们便洒扫起来,扫完地便晨读。
  
  “芳芳,这个单词怎么读(MEET YOU)”
  
  “MI QIU"
  
  转眼间秋风萧瑟,木叶纷飞,一次模考成绩下来了,芳芳考了556分,脸上的笑容如切开后的西瓜般甜蜜,此时是在晚自习,外面已夜幕笼罩,繁星满天,但阜蒙河路上的街灯连成一线如颗颗珍珠发出夺目的亮光横贯在如白练的马路上伸向无穷远,路面周围亮如白天。
  
  “芳芳,这次考得不错呀,比上次应该有更大的进步。”
  
  “考得虽不错,但若再细心一点我感觉还能考得更好。”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考试技能的培养也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
  
  “是啊,我还得找找差距继续努力呀!”
  
  “好,让我们一起狂跑吧!”
  
  芳芳素衣上贴腰间的两条丝绦随着他们的狂跑形成一条与地面平行的白线,他们跑了大约一公里,他感觉腿有点酸了:
  
  “芳芳,要不要歇歇?”
  
  “没事,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我们要跑完两公里。”
  
  他在芳芳的鼓励下感觉浑身充满无尽的能量。
  
  “好,让我们向着未来冲刺吧!”
  
  他们如两只下山猛虎,风驰电掣般跑了起来,秋风也在他们耳畔加油呐喊。
  
  转眼间到了周末,由于考试刚结束,这几天相对轻松些。秋风将河堤杨柳尽染成了黄色,芳芳白袖衫外套上蓝秋装,在脖子周围赫然形成一个白色的光圈。夕阳斜照洒在柳枝上,柳叶顿时金光闪闪,如开放的女郎频频送出的诱人的秋波,白鸭在举行游泳大赛,一只只争先恐后向前游,如艘艘风驱的帆船。
  
  “啊,好久没有如此畅快地欣赏这么美的秋景了,在班里压了几个星期终于可以暂时喘息一下了。”
  
  “是啊,高考结束后打算到哪旅游?”
  
  “我准备到黄山玩玩,看看迎客松,沐浴一下温泉,拍张黄山日出的照片,在黄山顶上尽情呐喊,就这样啊-----”
  
  “哈哈哈------”
  
  “芳芳,我教你漂水碗。”梦龙拿着一个扁平的石子侧着身子平抛出去,水面上连续泛起一个个小晕圈,如一张张清纯的笑脸,“就这样,非常简单的。”
  
  “好的,我来了。”芳芳也捡了一个平扔了下去,落水处荡起一朵水花被夕阳染得通红,“啊,失败了。”
  
  “不,芳芳,你赢得一朵玫瑰花。”
  
  芳芳脸上浮起一圈红晕:
  
  “别胡说,那分明是水花嘛!”
  
  “在夕阳浸染下不就是一朵玫瑰花。”
  
  “还桃花呢,你的想象力真丰富。”
  
  “是,也像桃花,荷花,粉色的梅花,这叫自由联想嘛,正如看见圆月想成银盘,看见弯月想成尖冰,看见卡车想成奔牛,看见拖拉机想成青蛙,看着你的脸想成水莲花------”
  
  “嘿嘿,好了,不说了,我该回家了。”
  
  “嗯,再见。”
  
  随着芳芳背影的隐去,最后一抹红霞消逝了,夜幕降临了。
  
  “530分”,随着当日考试结果的公布,芳芳的眼角盈满了泪水,埋头伏在桌上,教室的白炽灯发出冷冷的冰光,几只秋虫绕着灯管嗡鸣,教室里只剩下他和芳芳。
  
  “芳芳,走,到河边发泄去,这里不是发泄的地方。”
  
  “梦龙,你说说,我前几次都是550分以上,怎么考也不能考这么一点分呀!”
  
  “好了,走,等发泄完再说。”
  
  蛙声盈河,蟋蟀空鸣,河水里映着闪亮的路灯如个个悲哀的愁容,不时,其他同学传出凄婉声。
  
  “哭吧,芳芳,大声哭吧,把心中淤积的哀苦统统释放出来吧,尽情哭吧,月牙小姐会同情你的,星星会给你抚慰的------大家都在守护你失落的心魂,哭,大声哭,哭掉一切痛苦,失败全抛脑后,展现在面前的就是一个新的开始,哭吧,用圣洁的热泪浸润失落的心魂,用全力的呐喊赶走心中的魔鬼,用满腔的豪气冲走无情的抑郁,芳芳,哭吧,失败只是暂时的,明天胜利的曙光会属于你的,因为这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想得也得不到,只要你坚持不懈,命运会给你一个完美的交代的,所以芳芳,这只是暂时的,毕竟还有还有5,6个月的时间,只要我们锲而不舍,相信上天会同情的,会让你取得还成绩的,所以不要把这看得太重,要以大局为重,这只是小的绊脚石,荆棘丛生的大山还在后面,不要悲观丧气,问心有愧,其实你只要埋头一往直前走过去,绊倒了起来,受伤了撕块布条绑着继续走,被树怪缠住了要挥动锐剑将它砍断,遇到猛兽要沉着硬战,面前横亘一座火焰山要咬紧牙关,闭上眼睛冲上去,深渊挡道要耐心寻找吊桥------,你的辛劳不会白费的,命运之神是看在眼里的,她会把最好的金球赐予你的。”
  
  芳芳大哭了一阵,揉揉朦胧的双眼,抬头仰望繁星点点的夜空,此时众星拱月,银河贯空:
  
  “对,梦龙,你说得对,我不能放弃,我要以失败为教训,认真分析试题,看看哪方面还存在不足,是粗心还是不会,还是知识点不熟,我要把它总结出来,在今后学习中一一改正,确保考试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是啊,这才是你目前要做的事,所以一味地让自暴自弃的阴影笼罩你,那是愚蠢的行为,我们要奋力拨开云雾方能见到青天,所以刚才让你尽情地大哭就是要让这缭绕在你心魂的阴影化为轻烟从口中排出,自我净化为一片洁净的心灵净土,然后才可以让自信生根,拼搏发芽,坚持积累,成功结实。所以芳芳,你现在已步入正轨,以后怎么做你应该有数了。”
  
  “嗯------
  
  他们谈到深夜,直到路灯停息,街市沉睡。
  
  自此,芳芳的分数节节升高,芳芳的红唇挂满了笑意,如常开的百合。
  
  转眼间秋日隐去,冬雪暮空,大地一片莹白,芳芳身着红袄,边走边沉思
  
  “芳芳,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一道物理题的解法。”
  
  “好吧,你想吧,我先走了,注意看着路。”
  
  “嗯”
  
  随着一声鸭叫,震融了冬日的覆冰,换来了春日的盛装,阳光和煦,风儿徐徐,阜蒙河两岸百花齐放,香气盈空,粉的桃花,白的梨花杂植在嫩叶丛中形成的视觉冲击给人一种完美的精神享受,群鱼畅游,春燕在河边啄着春泥,这是一个给人异样感觉的季节,柳帘中青年男女窃窃私语说着俏皮话。
  
  芳芳身着绿色长袖衫,黑色紧身裤,不时引起迎面走过的男生频频回目。
  
  “芳芳,别动,茄子。”
  
  随着快门一声清响,芳芳的娇容和身姿定格在桃花做背景的镜片上。
  
  “看看,怎么样。”
  
  “再来一张,茄子。”
  
  “再来一张”
  
  ---------
  
  经过快门的不停响动,芳芳的影像时而在白色梨花上影射,时而在清流上呈现,时而在红色石墙上定格------芳芳那娇嫩的肌肤,粉色的脸颊时时激起他的冲动,情不自禁的抱住芳芳:
  
  “芳芳,ILOVEYOU,当我在客车上第一眼看上你时我就看上了你,你那定格在车窗上的芳容就深印在我的脑际,你那甜柔的芳音萦绕在我心田时时激发我内心热潮的涌动,芳芳,你是我心中永远飞翔的一只凤凰,你的勤劳,善良,你那勇敢面对现实的精神,乐观接受涅槃的内质时时给我的心以默默抚慰,是你感化我要细心,你那对做笔记认真踏实的素质,你那对英语发音准确甘甜的嗓音,时时让我觉得记单词原来这么容易,学英语也不过如此,芳芳,你是冰天雪地里的一只红梅,你那傲雪的气质时时教化我的性情,陶冶我的灵魂;芳芳,你是碧水池中映日的芙蓉,暴雨狂啸你容不改颜,污水浸染你面不改色,依然亭亭玉立,笑傲江湖,是你给了我挣扎的活力,是你赐予我拼搏的勇气,当我还如无头苍蝇在黑夜中乱飞碰壁时,是你给我一双清亮的双目。芳芳,接受我吧,我爱你!”
  
  芳芳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刺激的呆若木鸡,显然这对这个刚过豆蔻之年,羽翼刚丰的少女无疑是一种罕事,她两臂奋力拨开梦龙的拥抱:
  
  “梦龙,别这样,我们正在学习,我什么都不懂,你收受吧,我们高考之后再说-----。”
  
  “干什么小子,强暴小女孩。”两只有力的红袖章巨臂将他拉走,“走,跟我们到那边去。”
  
  “她是我的女朋友,芳芳,快说呀!”
  
  “是吗/"警察看着芳芳。
  
  芳芳无语。
  
  “芳芳,你快说。”他边说,边渐离芳芳。芳芳如一朵水莲花立在桃树旁。
  
  梦龙无奈地看着芳芳的娇容渐渐逝去------
  
  几天后芳芳从这种梦幻的意识中醒来,忙到派出所做证,梦龙才得以出来。
  
  “嘿嘿,早说我不就进不去了吗?'
  
  “那种感觉我以前从未经历,不过这只是我随便说说的并非真心,若要我真心喜欢你还得看我们以后相处的情况,毕竟这关系着我们一生的命运。”
  
  “当然,我会做个好男友的。”
  
  从此他们的关系更加紧密融洽了。
  
  转眼间还有一个月就到高考了,大家都在紧锣密鼓地冲刺着。
  
  四
  
  这一天晚上放学,星隐其容,月隐其貌。
  
  “梦龙,你别送了,快回去做作业吧!”
  
  “芳芳,路上小心。”
  
  梦龙边走边哼着小调,刚走一段路程突然传来两声芳芳的尖叫:
  
  “救命呀,救命!”
  
  梦龙飞跑过去,沿着芳芳回家的路线寻找,但不见芳芳:
  
  “芳芳,芳芳。”
  
  “嗯!------”桥底传出熟悉的声响。
  
  “妈的!”梦龙一跃而下看见两个流氓一个将芳芳仰面按在地上,一个一手捂着芳芳的嘴欲要施加暴力,他一脚从背后跺倒欲施暴的人,另一个也被撞开了,芳芳慌忙起来涌入梦龙怀里,不停地抽涕,梦龙抚着她的散发,“别哭了,没事的,你等等。”
  
  梦龙冲上去与其正面相击,另一个人趁他不备紧紧搂住梦龙的脖子,梦龙弯腰用力一甩,一个人如一块黑石落到河心,溅起一朵大水花在黄色路灯映照下如一朵黄色的秋菊。剩下一人见势不妙如豺狼般龇牙咧嘴边跑边叫:
  
  “你行,你等着------。”
  
  “好,狗娘养的,我随时奉陪。”
  
  “龙哥。”芳芳伏在梦龙怀中大声哭泣。
  
  “好了,他们不是跑了吗,刚才没伤害到你吧?好了,没事了。”
  
  “那你以后要小心,他们都是凶残的恶狼。”
  
  “没事的,这两个混蛋,量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转眼间后天就要开始重大而神圣的高考了。
  
  “芳芳,我带你去一个你从未到过但风景很美的地方。”
  
  “远吗?”
  
  “不远,坐车半小时就能到。”
  
  “好啊,我们看看去。”
  
  “三轮车。”
  
  一辆三轮车驶到他们面前,师傅笑脸相迎:
  
  “去哪里?”
  
  “城北交警台。”
  
  他们上了车,芳芳玉容绽放,白色丝绦迎风漂展,车快到目的地,此处地僻人疏,常发生流血事件,梦龙一手搂着芳芳不经意往后看了看,突然在一辆坐着七个人的车上发现两个熟悉的面孔。
  
  “原来是他们。”梦龙认出他们就是企图侮辱芳芳的流氓。
  
  “师傅,先停下,芳芳,你先回去吧,我有急事要办。”
  
  “怎么,不是说好要来欣赏风景的吗?后天就高考了,怎么有那么多事要办?”
  
  “别问那么多,快走!”
  
  三轮车载走了芳芳,梦龙停在路心。
  
  “别让那女孩走,大家快跳下去追。”
  
  “师傅,快走。”
  
  “龙哥,你小心。”远处传来芳芳的流涕声。
  
  “大家都来了,好,那就上吧!”
  
  “妈的,你有种,今天就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
  
  闪亮的钢管发出惊寒的撞击声,似乎在对梦龙恐吓。
  
  梦龙抡起转头向他们扔去,红砖在夕阳斜照下在空中划出红色的弧线,落在前去追芳芳的恶痞头上,当场倒地。
  
  “妈的,扔砖头,砸死他!”
  
  霎时转弹在梦龙附近腾起阵阵烟尘,梦龙边躲边用转头还击,突然他觉得白昼变为黑夜,头一阵晕眩,失去知觉。
  
  当他醒来时,便觉得浑身如刀割般疼痛,遍体已缠满了绷带,如棺材里的木乃伊。
  
  “妈的,小痞子,我跟你拼了。”
  
  他尽全力起床,但剧痛如刀绞般疼痛。
  
  “学生,你疯了,受这么重的伤还敢动。”身边的护士忙拦住他。
  
  “阿姨,太谢谢你了。”
  
  “你应该谢谢那些警察,是他们把你送到这里的,当时你遍体鳞伤的。”
  
  “你能否告诉我他们的名字吗?我要好好谢谢他们。”
  
  “他们说他们是无名氏,他们还帮你付了全部医疗费,其实这些当警察的个个都是无名英雄。”
  
  ------
  
  他休息了一宿次日早晨强忍着剧痛进入考场,第二天也照常应考,但手中的笔似乎不听使唤,本来好做的题,笔如疲倦的老牛停滞不前,高考就这样过去了,结果可想而知,对见芳芳也缺少了底气,直到他随便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摆脱了高考那种气氛,对芳芳的思忆与日俱增,不知不觉到了这年开春的假期,他拿起手机拨了芳芳家的电话要了芳芳的手机号,之后在屏幕上敲了几个字,发了出去:
  
  “芳芳,我是梦龙,明天下午回来吧,我在我们考前将去而未去的地方等你。”
  
  第二天红日初露,他整装待发来到这院墙内------
  
  “啊,好浪漫呀!”珍珍不禁惊叹道。
  
  “梦龙,你等多长时间了?”刘圣洁问道。
  
  “大约三小时。”
  
  “你确定她会来吗?”
  
  “应该会的。”
  
  “好了,龙龙,你慢慢等吧,我和珍珍到那边玩玩。”
  
  “好的,我们改日再聊。”
  
  “痴情王子,慢慢等你等白雪公主吧,我们走了。”
  
  “嗯。”
  
  圣洁搂着珍珍渐渐走出了他的视线,他抬头看了看蓝墨浸染的天,雁阵排成“人”字悠然北归,他想,此时芳芳或许正在途中,或许------但心中的“鸿雁”一定会变为现实落在他面前------

红色的砖墙随着时光的流逝人影匆匆变幻着,他坐在河边的石块上,默默抽着烟,转眼间红日西斜,血色残阳把人影拉得长长的,形成一道道孤立的线,他依然坐在石块上,石块下眼底不时落下,已堆成一座“小山”。

就在夜幕即将把天空笼罩的时候,夜色朦胧中从远处出现一个白色的倩影,裙裾飘逸,缓缓向他的视觉深处移来——刘海吻额,秀发抚肩------

“龙哥,对不起,是我不对,我怕影响考试,怕父母责怪,怕耽误前途------”

“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你来了就好了,走,我们看着院里美丽的景色吧。

此时,皎洁的月光笼罩下来,他们的影子已融为一体。

 

上一篇:祖国颂

下一篇:回趟家真难

 
 
2017-12-07
浏览次数:7

现代散文教学中文本细读的策略

欢迎投稿《知识产权》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本站产品最终解释权归QIKANN.COM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