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经济 » 正文
有关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信息传播与治理
发布日期:2017-08-11   浏览次数:29
核心提示:根据生命周期理论,对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的传播阶段进行了划分:舆情孕育阶段、舆情扩散阶段、舆情变换阶段、舆情衰退阶段。本文对每个阶段的发展特点进行总结,从而为分辨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的传播阶段提供依据。
 根据生命周期理论,本文对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的传播阶段进行了划分:舆情孕育阶段、舆情扩散阶段、舆情变换阶段、舆情衰退阶段。本文对每个阶段的发展特点进行总结,从而为分辨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的传播阶段提供依据。

1.1 舆情孕育阶段

舆情信息从被网民发现到被报道存在一定时间差,这段时间称为网络舆情的孕育阶段。突发事件网络舆情隐含在海量且分散的数据中,包括新闻报道、相关评论、博客、论坛等。在网络应用日益多样化的态势下,网民发言的平台也日渐多样,其中,博客、微型博客、论坛、维基、播客、社交网络和虚拟社区等社会化媒体所发挥的作用较为显著,是当前网络舆情的主要载体平台。

1.2 舆情扩散阶段

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扩散在一系列动力的作用下形成,如果将网络舆情扩散的作用要素分解为网民、媒体、政府、当事人等,细致考察可发现这些不同的主体有多元的舆情扩散动机或动力,如网民群体的利益表达、道德伸张、权利实现、自我娱乐的需求,媒介的议程设置、注意力抢夺等。随着各种媒介技术的融合融通以及“泛在时代”的来临网络舆情扩散所依赖的媒介将会越来越多元、丰富,新兴的手机媒介、古老的口传媒介、具有强大影响力的传统大众媒介以及行为媒介等都会成为网络舆情扩散的载体。由此舆情扩散的监控和预防也成了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而舆情扩散的变动性、不确定性也因此增加。

1.3 舆情变换阶段

当舆论关注的事件发生一段时间后,关注人数达到峰值,舆论信息关注增长量随事件新鲜程度的衰减会相应减少,关注人数也会暂时减退,本文称之为变换期。突发事件网络舆情变换是舆情演变的一个重要环节,在舆情扩散过程中,随着时间的延展,空间的扩大,随着舆情主体和舆情要素的增加,舆情的变换成为了一个必然的现象。舆情变换由系列因素触发或推动,如突发事件本身或呈现的信息的变化、政府行为或态度的变化、网民本身或网民兴趣的变化、媒体报道角度或议题的变化等。

1.4 舆情衰退阶段

经过一定事件的发酵与传播,由于与舆论信息相关的信息被人们接受并评论后,舆论中心事件逐步得到解决,导致舆论关注人数突减,本文称之为衰退期。网络舆情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没有新的激发因素的介入,网民的情绪会逐渐减退,并朝着理性化方向发展,逢新的事件涌现并产生新的刺激,多数网民会自动转向新目标。从突发事件网络舆情演变看,舆情衰减是一个必然现象。突发事件网络舆情衰退的表现有:不再有新舆情出现;舆情内容被删除、封存或访问受限;.舆情威力、能量和影响力弱化。这一时期,网络舆情己渡过了激烈期或情绪期,随着信息的增加、网民的平和化或各种主体的引导,网民不再对某一事件或当事人发表激烈的态度和看法,网民的贴文情绪逐渐缓和,网络舆情的新议题不再具有超强的爆发力和感召力。

3.1 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孕育期的政府管理

加强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孕育期的政府管理主要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方面,进一步建立健全的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信息管理机制。根据我国《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的规定,在微博突发事件发生后,其舆情信息的处理需统一领导、分级负责、快速反应和协同应对。政府是负面舆情的管理者,他们需在面临危机时加大对媒体的管理力度,从整体上制定网络媒体具体的报道议程以及对舆情进行报道的基调,统一对广大社会公众进行危机信息宣传的口径。另一方面,建立权威的微博突发事件舆情信息发布机制。习近平总书记曾提出:“对突发事件要临危不惧、沉着冷静、敢于负责,关键时刻要亲临现场、靠前指挥、果断处置”。因此,要进一步完善我国的新闻发布制度,不断健全微博突发事件的舆情信息报道机制,能够在第一时间及时发布权威的相关信息,进一步提高信息的时效性,同时增加管理的透明度,从而牢牢掌握住微博舆情信息发布工作的主动权。此外,要积极做好政府部门的信息保密工作,秉着真诚、负责的态度审核、发布相关舆情信息,防止未经审核的信息外流,杜绝突发事件出现后模棱两可、语焉不详的应对态度。

3.2 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扩散期的媒体引导

首先,对媒体和公众的信息公开,保证信息的权威和准确。当前,以微博为代表的新时代媒体在舆论场中迅速抢占了话语权,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互联网一家独大的权力格局。微博突发事件爆发后,政府通过官方微博进行舆情信息公开,不仅开拓了全新的媒体报道的空间,在时间上保证了信息发布的时效性,同时还强化了提高了信息管理的透明度,提高了政府应对突发事件的效率,扩大了社会公众的知情权,使得政府在突发事件中能通过媒体把握舆论的主动权,因此可以最大程度上避免由于信息延迟和管理不透明而导致的心理恐慌和诸多猜忌,帮助广大民众尽快了解真相,提高了舆情应对效率,保障了社会管理的良性运作。其次,强化对主流核心价值观的维护。在微博突发事件的报道上,要注重对我国核心价值观的维护,如我国社会制度、道德风尚、政府公信力、政府形象以及政治导向等。多种网络媒体及时对政府突发事件处理、救援、安抚等事宜进行报道,不仅可以扩大社会公众的知情权,同时还能很好的塑造政府应对危机事件的形象,减轻来自社会公众的舆论压力。同时,媒体对政府应对突发事件的及时报道还能进一步宣传我国的社会主流价值观,充分体现社会主义制度与党领导的优越性,有助于促进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3.3 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变换期的意见领袖号召

意见领袖在突发事件中是一种重要的社会力量,在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的传播中可充分发挥其心理疏导、思想教育以及救助辅导等作用。一方面,解读信息识别危机。在解读舆情信息的过程中,多方意见领袖可针对某一舆情信息展开讨论,发表各自的不同看法,以此来引导广大社会民众参与讨论,积极对突发事件进深入行思辨。另一方面,身体力行动员社会。在微博突发事件爆发后,积极倡导社会精英、知名人士、青年偶像等意见领袖亲历亲为参与到具体的行动中去。如在突发事件爆发后,意见领袖亲自赶赴现场进行救援,通过微博等媒体发起声援和社会救助,谴责出现的不良现象等。微博突发事件爆发后,意见领袖的积极参与和身体力行能够为全社会树立道德榜样,有助于促进全体社会成员的广泛参与,引起他们对社会健康运行的深入思考。

3.4 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衰退期的网民意识培养

网络突发事舆情进入衰退期,说明整个危机事件己接近尾声。在此阶段,很少会再出现新的舆情,大多数不当以及过激的言论已被消除,大众对舆情的热度也逐渐消退。为了预防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信息死灰复燃,需要进一步培养广大网民净化网络空间的责任意识。作为网络活动的主体,网民是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的主要参与者,其对舆情的演化和发展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对网民网络意识的培养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首先,通过宣传教育使广大网民认识到微博突发事件负面舆情信息传播对社会生活造成的不利影响与严重后果,意识到其破坏性;其次,加深网民对法律在网络信息传播方面相关规定的认识,不谣传未经证实的网络消息,尊重个人隐私和信息安全;最后,培养广大网民的思辨思维,对于微博上流传的不实信息,应及时向相关部门举报,对于危害社会公共利益的网络行为,要敢于指正,提高广大社会公众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维护网络秩序、积极辨别网络信息真伪的能力。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本站产品最终解释权归QIKANN.COM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