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农业科学 » 正文
浅谈土地“三权分置”改革与重建土地个人所有制
发布日期:2017-08-01   浏览次数:35
核心提示:重建个人所有制是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的第832页中提出来的所有制形式变革的目标模式。他认为,“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资本主义占有方式,从而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对个人的,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的第一个否定。但资本主义生产由于自然过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对自身的否定。这是否定的否定。
       解放以来,我国土地所有制进行了以下几种形式的变革。一是通过土地改革,将地主所有的土地资料,无偿分配给无地或者少地的农民。也就是说将土地的地主个人所有制变革为土地的农民个人所有制。土地的地主个人所有制的基本特征是,地主自己不参加劳动,雇用无地的农民进行耕种,或者把土地租赁给无地的农民进行耕种,农民生产的粮食除了维持劳动力再生产的部分外,剩余产品几乎全部交给地主。土地的地主个人所有制实际上是一种地主不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是一种人剥削人的土地所有制。土地的农民个人所有制是一种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农民把自己的劳动力同土地资料相结合,生产出来的土地产品全部归自己所有,不仅能够满足劳动力再生产的需要,而且还能够占有剩余土地产品。这是一种没有人剥削人的土地所有制,能够激发劳动者的劳动积极性,有利于提高农业劳动生产力。但是,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因为是一种小生产形式,抗自然灾害和风险的能力较弱;同时,因为是小规模生产,不能形成土地资料共同占有基础上的大规模生产,难以发挥出土地的规模效益,农业的整体生产能力不可能大幅度地提高。因此,在农民取得土地之后不久,就有个别或者少数农民因为天灾人祸重新失去土地。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难以实现社会主义制度共同富裕的内在要求。在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否定地主不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之后,社会主义制度必然要求对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的否定,这就是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集体所有制对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的否定。

土地集体所有制是通过农业合作化运动完成的。它肯定了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部分,否定了土地的个人所有制。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通过共同占有和共同使用土地资料,生产满足自身需要和社会需要的农业产品。在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制度安排下,如果说农民能够占有自己劳动生产的产品,他们的劳动积极性是能够充分发挥出来的,劳动生产率也能够得到提高。问题在于,农业劳动也有复杂劳动和简单劳动、创新劳动和重复劳动的差别。如果农民的复杂劳动和简单劳动、创新劳动和重复劳动,难以通过工分评定的方式体现出来,复杂劳动和创新劳动的农民就不可能得到与他付出的劳动相应的产品,那么他们的劳动积极性也就不可能充分发挥出来,劳动生产率也不可能大幅度提高。农业合作化的几十来的实践似乎证实了农民的复杂劳动和创新劳动不可能通过工分评定的方式转化为简单劳动和重复劳动,因为缺乏统一的农业劳动的计量方法,等量劳动也就不一定能够获得等量报酬,影响农民劳动积极性的发挥。尽管土地资料的共同占有有利于土地的规模使用,有利于提高劳动生产力,但因为农民的劳动积极性难以充分发挥而部分地抵消了土地资料共同占有的优越性。尽管如此,土地资料共同占有的优越性也以它顽强的生命力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实践中充分体现出来。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伟大成就,及其表现出来的抗自然灾害的能力,至今仍在发挥它们的余力。如果土地的集体所有制能够通过它的实现形式的变革,既保留土地资料共同占有的优越性,又能调动农民的劳动积极性,那么农业劳动生产力水平将必然得到大幅度的提高,农民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也必然得到大幅度的上升。农村土地制度的深化改革,应该朝着既能保留土地资料共同占有的优越性,又能调动农民劳动积极性的方向发展。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农村土地制度的变革,似乎并没有完全朝着上述的方向发展,而是实行了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把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从完整性的所有权中分离出来,集体拥有土地的所有权,农民占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实际上,农民虽然没有土地的所有权,但他们实实在在地拥有土地的使用权和收益权。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土地资料共同占有的性质名存实亡,这是因为农民控制着土地的使用权,其他人是不可能共同使用己被控制的土地资料。由于农民拥有土地的使用权和收益权,他们的劳动收益同付出的劳动紧密结合,劳动积极性因而能够充分发挥出来。改革开放以来,农村经济之所以能够快速发展,就是农民的劳动权益能够得到保证和实现,他们的劳动积极性和劳动生产力得以充分发挥的结果。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虽然有别于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但它也没有摆脱后者的小生产方式,农业劳动生产率难以持续大幅度地提高。当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它的小规模生产方式所固有的矛盾和弊端就显现出来了。“三农”问题的出现固然还有别的许多原因,但与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的小生产方式不无关系。如何扬弃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的小生产方式,探讨适应社会化大生产要求的,建立在土地资料共同占有基础上的土地制度和生产方式,应该是农村土地制度深化改革的目标和方向。

如何突破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的弊端,恢复土地资料共同占有的性质,党和政府在认真总结改革开放以来土地制度一系列变革的基础上,提出了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政策主张。因为土地承包经营权归农民个人所有,使已经实现共同占有的土地资料不再为社会共同使用,土地的规模化和社会化生产方式退化到农民个人使用的小农生产方式。为了重新实现土地资料的共同占有,就需要把土地的经营权从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中分离出来,通过土地经营权的流转,集中到有技术和能力的人手中。这样,在土地股份制的制度安排下,分散使用的土地经营权变为共同占有的土地经营权。持有土地股份的农民除了能够参加土地入股企业的劳动外,还能够通过股东大会参与土地的重大经营决策,有技术和能力的经营者通过委托代理的制度安排具体行使土地经营权。这就是一种土地资料共同占有和共同使用的方式。所以我认为,土地“三权分置”的改革坚持了土地资料共同占有的性质,能够实现土地的规模生产和规模效益,同时,农民通过土地经营权的转让,持有土地股份,实现了准价值形态土地的个人所有制。我在下文中,还要对准土地个人所有制是对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的否定之否定的问题作进一步的分析和论证。

改革开放以来,在坚持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的基础上,对土地制度实现形式的变革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我清楚地记得,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距离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的实施仅仅十年左右的时间,土地股份合作制和山林股份合作制就在我国悄然兴起。先是在浙江温州,股份合作制企业破土而出,人们可以带资带劳入股,突破了乡镇企业集体所有制的性质。然后,股份合作制推广为土地股份合作制和山林股份合作制。农民以自己承包经营的土地和山林入股,组成股份合作制企业,将自己的土地和山林的经营权交给有种植技术和经营能力的人经营,自己既可以在土地和山林股份合作制企业中从事农业劳动,也可以不在股份合作制企业中劳动;既能够通过农业劳动获得劳动工资收入,也能够通过土地和山林股份分红获得部分劳动剩余价值,劳动积极性于是大大提高。有技术和经营能力的人经营土地和山林,能够提高土地和山林的使用价值,提供更多的土地产品和山林产品,农业劳动生产率大大提高。同时,因为土地资料和山林资源的共同占有和共同使用,规模效益提高,土地产品和山林产品的供给能力增强。土地和山林承包经营责任制的小生产方式的弊端得以克服。随着农业产业化的形成和发展,农村经济组织形式得到进一步的扩展,服务于种植、养殖和加工的生产经营组织出现,并日益完善和壮大,股份合作制的内涵也在不断地深化。农村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呼唤土地制度的创新。

为了适应农村经济发展对土地制度的内在要求,党和政府在总结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的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提出了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政策主张。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基本内容是,将农民对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分离为承包权和经营权,农民只拥有土地的承包权,分离出来的土地经营权由有技术和经营能力的人具体行使。农民作为土地的承包者,把分离出来的土地经营权让渡给土地经营者经营,持有相应的土地股份。土地的承包权是农民持有相应土地股份和享受土地股份分红收入的依据。从理论上说,土地的所有者才是土地股份的持有者和土地股份分红收入的享受者,农民享有上述的权益,其实已经成为土地的准所有者。人们普遍认为,土地“三权分置”的意义在于,土地的所有权归集体所有,能够维护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的性质;土地的承包权归农民所有,能够保障和维护农民的既得利益;土地的经营权归有技术和经营能力的经营者行使,能够提高土地规模效益和土地的生产力水平。应该说,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现实意义是非常重大的。不过,土地的集体所有权却是虚置的,除了能够约束土地承包者和经营者不得随意处置土地的权力以外,其他的权益实际上被土地的承包者和经营者所控制。暇不掩玉,土地“三权分置”改革能够提高土地的规模效益和土地的生产力水平,能够提高农民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是不容置疑的。这是因为土地的共同占有和使用是土地规模效益和生产力水平提高的前提条件,土地股份分红是在农民参加共同占有的土地资料的劳动获得工资收入的基础上增加的收入。

就我的认识来说,土地“三权分置”的改革不只是局限于上述的意义,它的深远意义在于揭示了马克思所指出的重建个人所有制在土地所有制变革中的实现形式。马克思的重建个人所有制的基本特征,一是以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共同占有为基础,二是要以自己劳动为基础。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具有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特征,但不具备土地资料共同占有的性质,所以,它虽然是对地主不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土地个人所有制的否定,但不是马克思所说的土地资料的重建个人所有制。土地的集体所有制虽然具有土地资料共同占有和农民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基本特征,但农民既没有土地的所有权,也没有土地的直接使用权和收益权,它否定了土地的农民个人所有,不符合重建个人所有制的内容。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虽然恢复了农民对土地的使用权和收益权,具有准土地个人所有制的性质,但土地资料的共同占有的特征名存实亡,这也不是马克思所提倡的重建个人所有制。土地“三权分置”改革对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的扬弃,为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奠定了制度条件。第一,农民把他对土地的个人使用权即经营权,以持有土地股份的方式让渡给有技术和经营能力的经营者经营,实现了土地资料的共同占有和共同使用。第二,农民持有土地的股份,实际上拥有了价值形态土地资料的占有权和收益权,这是一种准土地个人所有制形式。第三,农民可以直接参加共同占有土地资料的生产劳动,以自己的劳动为基础。所以我认为,土地“三权分置”的制度安排是土地重建个人所有制的重要实现形式,符合马克思的所有制形式变革的方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政策主张不仅仅是能够坚持社会主义土地的公有制性质、维护农民的权益和提高他们的劳动积极性、发挥土地的规模效益和提高土地生产力水平,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价值,即坚持马克思提倡的重建个人所有制,为农村土地所有制形式的变革提供目标和方向。

长期以来,我们总是认为社会主义公有制是对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否定,这种否定就是对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个人所有制的否定之否定。这种认识虽然与生产资料公有制具有共同占有的性质,劳动者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特征有关,但也有可能与马克思提出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的问题之后的一段论述有关。“以个人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分散的私有制转化为资本主义私有制,同事实上已经以社会生产为基础的资本主义所有制转化为公有制比较起来,自然是一个长久得多、艰苦得多、困难得多的过程。前者是少数掠夺者掠夺人民群众,后者是人民群众剥夺少数掠夺者。”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本站产品最终解释权归QIK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