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人文社科 » 正文
贵州少数民族受众大众媒介素养现状调查
发布日期:2017-07-17   浏览次数:22
核心提示:通过文献梳理发现,以往的媒介素养研究缺少对经济欠发达地区群体的关注,因而尚少以贵州少数民族媒介素养为主题的研究,故而本文选取贵州毕节大方县百里杜鹃彝族作为案例开展研究。
        通过文献梳理发现,以往的媒介素养研究缺少对经济欠发达地区群体的关注,因而尚少以贵州少数民族媒介素养为主题的研究,故而本文选取贵州毕节大方县百里杜鹃彝族作为案例开展研究。其原因是:大方超过15万的彝族依托百里杜鹃这一国家5A级旅游景区的旅游发展,经济收入不断提高,在大众媒介利用方面亦能作为其他民族的代表和典范,同时大众媒介仍是该地区受众的主要信息沟通工具,故而通过此个案能够探讨贵州少数民族的媒介素养问题。

 媒介素养概念的提出始于20世纪30年代。1992年,美国媒体素养研究中心给出的媒介素养定义“人们面对媒体各种信息时的选择能力、理解能力、质疑能力、评估能力、创造和生产能力以及思辨的反映能力”[1]P73—79概括而言,指能正确地、建设性地享用大众传播资源的能力,即能够充分利用媒介资源完善自我,参与社会进步。具体包括:公众利用媒介资源动机、使用媒介资源的方式方法与态度、利用媒介资源的有效程度以及对传媒的批判能力等。

在现代信息社会里,媒介认识将成为社会生存的必要条件之一,作为在信息时代生存的我们,能否正确地认识大众媒介以及客观地评价媒介的性质、功能,是这个时代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因此,媒介素养不仅是媒介使用的需要,更是现代社会公民素质的重要组成。那么,在政治、经济、文化、科技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作为少数民族地区的贵州,其少数民族的媒介素养现状如何呢?我们通过问卷调查和分析予以探讨。

作为一个多民族的省份,贵州彝族依据2010年统计数字为83万,居于全省第五位。大方彝族近15万,占据彝族总人数的18%之多,且主要集中于百里杜鹃地区,他们中的大部分仍保持自己本民族原有的生活方式。作为贵州少数民族的一个重要组成,对百里杜鹃彝族的问卷调查,其对象涵盖普通市民、公务员、学生、返乡农民工、村民等各层次群体,并尽可能涵盖不同收入、不同文化、不同年龄的人群,调查采取统一问卷、随机抽样的方法,由被调查者现场填写(不会写字调查员代写填)。本次调查共历时2个月,采用问卷发放与实地走访相结合的方式,具体针对百里杜鹃地区的四个乡镇(普底、金坡、大水、仁和)、两所中学(普底中学、金坡中学)进行,共发放问卷400份,其中乡镇发放220份,学校发放180份,回收有效问卷391份。

通过以上调查结果的分析,贵州百里杜鹃彝族受众媒介素养现状如下:

(一)电视和手机已成为受众使用最多的媒介,电脑和网络的拥有与使用急待增强。

互联网以其多媒体性、时效性、保存性和可选择性等特征以及超时空和交互性的传播优势已成为信息社会最重要的信息传播手段之一。作为全新的文化发展空间,互联网让全世界信息资源成为一个无限增长的信息资源库,在拓展人们活动空间的同时,成为人类社会活动及其关系的同构体。因此,网络已不仅仅是信息交流的新手段,新型的网络商务、文化、娱乐等活动的不断涌现更构成了信息社会人类的最重要活动类型。因此网络架构和信息捕获成为贵州少数民族受众能否跟上时代发展自身的关键要素,调查结果却显示百里杜鹃彝族受众电脑网络拥有使用较低的状况。

(二)媒介接触目的明确

上面的分析结果已经显示贵州少数民族受众在接触媒介过程中呈现出一定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如:49%的人想通过媒介“了解农作物知识”,52.5% 想通过媒介“收集信息”等,他们接触大众媒介的目的明确,想从外界获得更多的信息,大众传播机构应对其需求予以满足。

(三)媒介认知不够全面深入,主要停留于媒体的功用层面。

对媒介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没有成熟的、深刻的认识,大部分不会通过媒介获取信息。如:近七成(表7、表8)的被调查者购买电器等大宗商品不通过大众媒介宣传做出决定。在自发学习情况下,对媒介知识的了解、媒介内容的鉴别能力均待提高,从 65%的人未能对“您认为电视、广播、报刊、电话、网络这些大众媒介在对您发家致富方面是否起作用?”这一问题做出回答可以看出这一点。同时,缺乏对媒介信息运用和分析的正确途径和方法,也无法去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和可行性,没有形成积极主动参与媒介的状态,参与的方式亦不多。贵州少数民族受众对大众媒介内容的真实性缺乏分辨能力,对媒介内容的理解大多停留于表层。

(四)对媒介素养内容的了解非常模糊

对“什么是媒介素养”这一问题知之甚少,对于“媒介素养”这些特殊的词,85%的人表示不知道,没有听说过,只有不到12%人听说过,3%的人有了解。当被问到您有没有受到“媒介素养”的教育时,98%的人表示没有受到过媒介素养教育,只有2%的人间接性的学习过,所谓媒介素养对百里杜鹃彝族受众几乎是个盲区。

通过问卷和走访调查,贵州以百里杜鹃彝族为例的少数民族媒介素养影响因素主要有:

 (一)文化背景制约下的保守思想观念

本次调查的百里杜鹃民族地区,大部分仍保持自己本民族的特有的传统文化和以农耕为主的生活方式,通过走访和调查数据的分析,作者发现,保守的思想观念使得他们对大众媒介传播的信息多持怀疑态度,对信息时代下的生活方式不能积极、主动适应,保守的文化观念和传统思想制约了他们媒介素养的学习和提升。

(二)经济、环境制约下的通讯设施不够完善

由于资金限制,政府的通讯设施建设投入极为有限。同时,百里杜鹃地区的村落分布较为分散,延长了通讯线路的铺设距离,增加了铺设成本,给通讯线路的架设造成很大难度。在调查的四个乡镇里面,普底、金坡作为重点旅游建设区,在经济、基础设施方面比大水、仁和要好。同时,很多村民能买得起电视、电话,但是买得起电脑的村民很少,而能够有效利用网络更是凤毛麟角。

(三)教育和文化建设问题突出

在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文化建设仍然缺少长效的运行和保障机制,缺少统一的长远发展规划。文化建设队伍的薄弱和人才的匮乏以及因经济和技术能力匮乏带来的网络普及困难,制约了百里杜鹃彝族媒体运用能力和媒介素养的提高。

同时,贵州百里杜鹃彝族地区的学校作为培养国家人才的基地,尚无多媒体课程的设置和教学,亦无课时安排、课程内容设置和专门的师资配备,至于关于媒介素养教育的教学目标和大纲则更不用说,因此在教育和文化建设中媒介素养教育尚未得到体现。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本站产品最终解释权归QIKANN.COM

 
 
展开